返回首页

第一零八八章 生死之擂

    ……

    鲁豪扫视了众人一眼,徒自道:“众皇听令,立即整备人马,点将万人,即日起奔赴南谷望断山,准备参加这生死之擂。”洛神闻言,深深一惊,抬头道:“师尊,你说他会去吗?”

    鲁豪微微一笑,胸有成竹道:“一定会的,眼下还有十人没有处理掉,这小子绝对不会失言。去准备吧,这次就算是老猴子不愿意,恐怕也得帮上一帮了。”九路天宫,陆云府邸。

    俊朗的陆去与王阵的确有着相似之处,接到九帝浩天贴之后,两人同一时间坐在了府邸之中。“王阵,点将的事就交给你了。这次的事闹的有些大,我怕欧楚阳会撑不下来,为师现在已经跟鲁豪联系上,马上要去一趟极渊深海和冰镜川林。”王阵听着,点了点头道:“徒儿知道,要不要带上千兵大阵?”

    陆云想了想道:“还是带上吧,现在欧楚阳的身份没有bao露,居云松他们几个还能拿着九帝浩天贴说事,为师就怕到时候他的身份bao露出来,那九个老鬼不惜一切的撕破脸皮,可就麻烦了。到时候,恐怕神战还未来临,天武界便会展开一场大战。”

    “那兽域那边呢?”

    九大神域强者齐出,估计着当日的盛况足可以称之为空前,七大jin地本就人手不足。如今天荡山已成秘境,毫无兵力。欧楚阳还没有整备毒泽沼林,又少了一股力量。要是兽域也不出兵,恐怕到时候就算是极渊深海和冰镜川林发兵,也不会是九大神域一合之敌。所以说,王阵的担心还是很在理的。陆云苦恼的想了想,摇头道:“老猴子性格古怪,能否出兵,为师也说不准,只不过为师敢肯定,这老猴子一定会比我们还要坐不住,就算是他不出兵,到时候真打起来,居云松也会由他亲自出手,这方面我肯定不了。到时候再看吧。”

    王阵失落的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陆云见王阵有所低迷,遂自劝道:“放心吧,以欧楚阳的性子和头脑,想让他身临险境不会太容易的,也许到时候根本不用打起来,他也有机会逃走。毕竟,毒君塔可不是白给的。”

    有了陆云这句话,王阵算是放心了下来,躬身施礼之后,便退出了陆云的府邸,安排点将事宜去了。

    陆云微微叹了口气,显然还在担心着什么,沉默了半晌后,终于身形化虚,消失在房间之中。

    有了陆云和鲁豪这层关系,极渊深海和冰镜川林倒是不麻烦,几番有利有弊的劝说之后,两股势力终于同意发兵。当然,去的人不可能太多,毕竟未来还有神战即将打响,各方势力还需积蓄实力。

    唯独兽域。

    兽域天兽谷,一脸长毛候佩坐在密室之中,身边仍旧是形影不离的霜羽帝君和龙王帝君两大副首。

    “九帝浩天贴~”候佩自言自语着,目光越是在这九帝浩天贴上流转,越能看出其心中的快意。

    “居云松好大的气魄啊。居然能够说服那几个老顽固,拟出九帝浩天贴来,有意思,哈哈,很有意思。哈哈~”

    自顾自的说着,候佩心情大好,放声狂笑了起来。

    坐在一旁,龙王帝君手捻龙须,也是一脸的笑意,道:“帝君大人,这次可算是遂了您的心愿了。欧楚阳果然不同凡响,这百年来的杀戮虽然慢了些,可还是让他完成了。现在又有这么个好机会,一年之后的生死擂一定会很精彩。”

    “当然精彩啊。”候佩笑道:“居云松那个老不死的到现在还不知道欧楚阳还活在这个世上,等到生死擂一经打响,欧楚阳的身份bao露了出来,就算是有着九帝浩天贴,他也不会轻易的放过欧楚阳。这也正是我要看到的结果。居云松一向以正人君子自居,打破誓言对他来说,无异于颜面扫地,到时候中域强者纷纷不屑他的行为,中域之首这个称号就要名不符实了。”

    说着,候佩的脸色极度的冰冷了起来,哼道:“杀我爱子,本帝要让他声名扫地。”

    龙王帝君苦思片刻,不由道:“帝君大人,此次事关重大,我们是否要帮上这欧楚阳一帮?”

    候佩阴冷的面孔为之一转,诡笑道:“帮~,为什么不帮?本帝虽然声称不允许欧楚阳借助外力,可在这种时候,说不得还是要出手的,而且,这次出手也不能太寒酸,多派点人去。若是居云松真的翻了老脸,有了这个九帝浩天贴,我们便可以以天地法则指责于他,那样的话,颜面扫地不说,恐怕神盟之首的位置他也坐不下去了。嘿嘿~,其实本帝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们还是小看了这个欧楚阳啊。这百年来,杀的痛快,痛快至极啊。哈哈~”爱子身死,候佩的报复心理已经达到了疯魔的地步,如今若是遇到一星半点可以搬到居云松的机会,绝不会放过,甚至让他做任何事都行。

    狂笑过后,候佩终于舒缓了下来,转头对霜羽帝君道:“霜羽,往毒泽沼林安插的人手怎么样了?有什么消息没有?”

    那霜羽帝君闻言,赶忙回道:“暂时还没有,现在毒泽沼林一盘散沙,各方势力杂乱无章,一时间想要收并过来很难。不过这只是时间问题,只要欧楚阳这次死了,毒泽沼林便会归入兽域管辖。还有,如果还能把毒君塔夺过来,倒也为寻找逆天鉴凭添了已分成功率。”

    候佩听着,不断的点头道:“恩,这件事也很重要,你就多上上心,最好暗地里先将那毒泽沼林整合过来,这样就算是欧楚阳不死,到最后,他也只能是孤身一人,翻不起什么风浪。”

    霜羽听着,心下微有不解,问道:“大人,这欧楚阳究竟哪里厉害,为什么还费这么多手段。以属下之见,就算没有他,想让毒泽沼林归心,也很容易啊。”候佩摇了摇头道:“霜羽,这句话你可说错了,七大jin地各有各的规矩,这个规矩是不能破的,神战打响之前,我们不能动欧楚阳,毒泽沼林自然还需要一个领头人,估且算他是傀儡的话,也很重要。至于神战之后,自然不能留他了。”霜羽还是没有听懂,可他也没说什么,在座的恐怕就只有龙王能够明白候佩的心思。

    九大帝首于雷域甫雷殿会面之后,一则惊天动地的消息迅捷无比的飞走于整个天武界。

    “一年之后,南谷望断山上,九大神域合摆生死擂,发九帝浩天贴,共邀刺神无名大驾。于南谷生死擂之上,一决生死雌雄。”

    此则消息一经传出,整个天武界轰动了,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了天武界南谷望断山之上。

    九帝浩天贴,乃是九大神域帝君的誓言之贴,此贴一经发出,就代表着九大神域九大帝首的共同言辞。

    很明显,这九大帝首遍寻刺神无名不着,已经无法忍受下去。你不是害怕我们这些帝君强者吗?

    也好,我们不出手,让位列神皇榜上的十大神皇与你交锋,生死之战,非生即死,一切恩怨就在这场生死之擂中解决。届时,只要你刺神无名有本事,将这十大神皇一一击杀,我九域帝首也不为难你。

    消息不径而走,大多数武者开始憧憬起未来这惊天一战。当然,谁都能够看出,九大神域yu除刺神无名之心已经达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这种生死较量之中,所蕴含的不公平之举是显而易见的。

    这百年来,刺神无名的凶名已经被神话到了一种高不可攀的地步。然而,那只是存在于刺神二字中的“刺”之一字上。出手偷袭,刺神的凶器飞梭的确鬼神欧测,可如果把战斗放在了明处,这种威名自然会消减到恐怖的地步。

    再者说,神皇天榜位列前十之人,哪一个都是仅次于帝君的强者,再加上有着这一年的筹备,估计着不少神器也会被收拢过来。

    刺神无名以一人之力独斗十大神皇,结局几乎已经清晰可见了。饶是刺神再厉害,他的胜率也不足一层。

    说的再明白一点,如今九大神域分明是想借次机会把刺神无名除掉,而且是必须要除掉。不给他逃脱的机会。

    于是乎,九帝浩天贴与同一日散布了整个天武界。其间所邀之强者乃是天下共举,就连与神盟势不两立的罪盟各大势力与是同时接到了这张数亿载也不曾出现过一次的九帝浩天贴。

    一时之间,天武界各处角落暗流涌动,几乎是每一个人都开始放弃手上的一切xiu炼计划,全速赶忙南谷望断山峦,等待着那举世瞩目大战的来临。

    通天悬阁,鲁豪府。

    府邸之内人员众人,这可能是数千万年来,通天悬阁独一无二的一次聚会,列席之人已达数十,多是有着高阶神皇之上修为的强者。

    鲁豪手中握着九帝浩天贴,眼中的苦涩之意不经意的流露,时而看向洛神,着实不是滋味:“事情闹大了啊,没想到老猴子这无理取闹的行为,居然把九帝浩天贴都请了出来,难道非逼着神战提前到来吗?”

    洛神也是苦笑不已,心下暗自为欧楚阳而担心,不过现在,他还能说什么么?

    什么也说也出。

    鲁豪扫视了众人一眼,徒自道:“众皇听令,立即整备人马,点将万人,即日起奔赴南谷望断山,准备参加这生死之擂。”洛神闻言,深深一惊,抬头道:“师尊,你说他会去吗?”

    鲁豪微微一笑,胸有成竹道:“一定会的,眼下还有十人没有处理掉,这小子绝对不会失言。去准备吧,这次就算是老猴子不愿意,恐怕也得帮上一帮了。”九路天宫,陆云府邸。

    俊朗的陆去与王阵的确有着相似之处,接到九帝浩天贴之后,两人同一时间坐在了府邸之中。“王阵,点将的事就交给你了。这次的事闹的有些大,我怕欧楚阳会撑不下来,为师现在已经跟鲁豪联系上,马上要去一趟极渊深海和冰镜川林。”王阵听着,点了点头道:“徒儿知道,要不要带上千兵大阵?”

    陆云想了想道:“还是带上吧,现在欧楚阳的身份没有bao露,居云松他们几个还能拿着九帝浩天贴说事,为师就怕到时候他的身份bao露出来,那九个老鬼不惜一切的撕破脸皮,可就麻烦了。到时候,恐怕神战还未来临,天武界便会展开一场大战。”

    “那兽域那边呢?”

    九大神域强者齐出,估计着当日的盛况足可以称之为空前,七大jin地本就人手不足。如今天荡山已成秘境,毫无兵力。欧楚阳还没有整备毒泽沼林,又少了一股力量。要是兽域也不出兵,恐怕到时候就算是极渊深海和冰镜川林发兵,也不会是九大神域一合之敌。所以说,王阵的担心还是很在理的。陆云苦恼的想了想,摇头道:“老猴子性格古怪,能否出兵,为师也说不准,只不过为师敢肯定,这老猴子一定会比我们还要坐不住,就算是他不出兵,到时候真打起来,居云松也会由他亲自出手,这方面我肯定不了。到时候再看吧。”

    王阵失落的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陆云见王阵有所低迷,遂自劝道:“放心吧,以欧楚阳的性子和头脑,想让他身临险境不会太容易的,也许到时候根本不用打起来,他也有机会逃走。毕竟,毒君塔可不是白给的。”

    有了陆云这句话,王阵算是放心了下来,躬身施礼之后,便退出了陆云的府邸,安排点将事宜去了。

    陆云微微叹了口气,显然还在担心着什么,沉默了半晌后,终于身形化虚,消失在房间之中。

    有了陆云和鲁豪这层关系,极渊深海和冰镜川林倒是不麻烦,几番有利有弊的劝说之后,两股势力终于同意发兵。当然,去的人不可能太多,毕竟未来还有神战即将打响,各方势力还需积蓄实力。

    唯独兽域。

    兽域天兽谷,一脸长毛候佩坐在密室之中,身边仍旧是形影不离的霜羽帝君和龙王帝君两大副首。

    “九帝浩天贴~”候佩自言自语着,目光越是在这九帝浩天贴上流转,越能看出其心中的快意。

    “居云松好大的气魄啊。居然能够说服那几个老顽固,拟出九帝浩天贴来,有意思,哈哈,很有意思。哈哈~”

    自顾自的说着,候佩心情大好,放声狂笑了起来。

    ……
返回首页